5/29一大早起來,發現戶外已經有準備出發去早安賞鳥的人了!

我們房內的人悠哉盥洗之後,還泡了咖啡,才慢慢走向餐廳。

中式早餐,果然有一盤饅頭。以前來實習時,晚上真的要到餐廳幫忙做饅頭嗎?

我已經喪失記憶了。

梅峰餐廳 (2).JPG

梅峰餐廳 (3).JPG

梅峰餐廳 (4).JPG  

吃飯時,大家都在問何時可以上合歡山?

當然是要在領到餐盒之後啊?

餐盒何時會到?

我也不知道。

 

大家決定吃飽飯後來張大合照,可是吃飽後是幾點呢?

7:50? 8:00? 8:15?

因此又拖了很久,而且有一位未定到房間、和家人住在清境的同學一直遲遲未上山,只好忍痛不理他。大家先來個家族大合照,再來是不含家人的同學合照。

現在只要看到那張照片,會露出微笑。

雖然許多人是我常常聯絡、見面的,不見得每次都會留下紀錄。

酸然歲月還是留下了一些痕跡,大家似乎都沒變多少,只是多了當父母親的感覺。

 

我常常告訴朋友:「學農的人都很敦厚、老實。」

在同學的身上,散發出隨和、包容、感激、珍惜相逢的感覺,

雖然幾乎都成家立業,大家都互相關照所有的孩子,沒有在工作或職位上有互別苗頭的較勁。

在天南地北的閒聊中,每個人都很自在。

(更酷的是:同學會結束後,Eugenia將未參加同學的照片一一加工貼到這一張大合照上,讓他們不會在家裡哭鬧:怎麼沒有我?)

 

吃完早餐後回到沒峰雅舍,問了櫃檯之後,櫃檯回覆應該是9:00左右餐盒會到。

沒想到一轉身,就看到有人提著餐盒進去,應該是我們的。

照完相之後,確定餐盒是我們的,就開始發放餐盒、泡麵和水。    

餐盒 (2).JPG  

餐盒 (1).JPG

這一次同會雖然我幫忙連絡,可是一直不敢以主辦人自居,

因為畢業前沒當什麼「長」,畢業時也沒承諾要主辦,

只是去年底雞婆開始整理通訊錄,就變成聯絡人。

而和梅峰的聯繫幾乎都是Wendy在負責,我只是應她或大家要求,負責發布新聞或進行調查。

因此,雖然拿到沒峰安排的行程,但是前一天遇雨變更,行程似乎只是參考用。

許多事我還是一問三不知,因此整個聚會過程其實頗為混亂,還好大家都不計較。

 

而發放餐盒時,我才發現有的六歲以下兒童還是被收了餐費,

住宿雖然不佔床,但還是加了費用。

怎麼會這樣呢?我滿頭霧水,也沒時間搞懂?

只好不時去和櫃檯確認哪一家的六歲以下兒童交了餐費。

更糟糕的是我的手機可能是機型太老,上山之後不通……

總算大家都領了餐盒,住清靜的同學來了,幫他照了全家福之後,大家各自出發,出門玩耍。

全站熱搜

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