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27~28/2010Wednesday~ Thursday

1/27當天的晚餐是通心粉和烤雞,廚師和我們混熟了,不斷要求我們拿手電通去幫他點燈做飯,我們有時還幫他攪拌一下。他煮好之後先讓Senosi嚐味道,Senosi又要他加一堆鹽和薑黃。因此,通心粉鹹的要命。

Overnight at The White Desert (1).JPG

Overnight at The White Desert (2).JPG

Overnight at The White Desert (3).JPG   

19:00吃晚餐,聽到遠處傳來那一群青少年的音樂聲。他們的營區應該是正在狂歡吧?貝都因人熱愛音樂,帶到我們三個客人,司機一定覺得無聊死了。

原本還不錯的氣氛,突然被一件小事破壞了。由於我們聽不懂他們的語言,只能猜測經過是:司機責怪廚師伸手拿了我們前面那一盤的烤雞,廚師解釋我們也拿了他前面的食物(說真的,我們一點都不介意,有的吃就好了)。司機沉下臉,說了一些話,廚師立刻端起盤子離開,到他的廚房區域收拾東西,還將整盤滿滿的通心粉倒掉。

我們三人心中充滿疑惑,一會兒之後不動聲色的問司機:「廚師吃飽了嗎?」司機回答說:「Yes!」

後來還趁司機離開的時候,偷偷用手勢問廚師吃飽了沒?廚師也回答Yes

我們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了,對這種「主僕關係」感覺很不舒服。

吃完晚餐之後,F告訴司機沒看到狐狸的話,就不睡覺。司機竟然就自己先上車去睡了,還將營區的電燈關掉(兩天露營的晚上,我們的營區都接了電燈泡,因此光亮無比)。善良的我們又開始懷疑:「司機會不會罰廚師露天睡覺啊?」

我們這三尊土地婆,又裹著毯子坐在營地等。一會兒,廚師小聲的跟我們說:「Fox.」果然看到遠方出現一隻狐狸,大大的眼睛在黑暗中發出亮光。牠沒有靠近,跑走了。

不久又跑來一隻,不斷逼近我們的垃圾袋。我們立刻拿出相機照相,狐狸被閃光燈嚇走了,真可惜。接著F表示遠處有有狐狸出現,因為可以看到眼睛。視力不佳的我怎麼都看不到。

Overnight at The White Desert (4).JPG   

在白沙漠過夜,一定會看到狐狸,因為垃圾帶中剩餘的雞骨頭實在是太誘「人」了。

又等了好一會兒,覺得狐狸不會再來了,我們便開始搬地墊進帳棚,準備睡覺。司機見狀,也搬他的東西上車。我們大大的鬆了一口氣:他不必睡外面。

當天是農曆14日,月亮已近滿月,又大又亮。F半夜起床,特地跑出去外面,又看到兩隻狐狸在垃圾袋附近。

隔天(1/28)起床,大家很快的拔營、吃早餐。司機「活」過來了,又變得很活潑,和廚師有說有笑,好像前一晚什麼事都沒發生。

Overnight at The White Desert (9).JPG

Overnight at The White Desert (5).JPG

Overnight at The White Desert (6).JPG 

廚師還燒了開水,他們兩位大男人在營地旁又是刷牙、又是洗臉,連頭都洗了。我們只能望水興嘆,聞聞自己身上的「味道」。

Overnight at The White Desert (7).JPG

Overnight at The White Desert (8).JPG  
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