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/5/2010Friday~ 2/8/2010Monday

我們於2/4/2010晚間從亞斯文(Aswan)乘夜臥火車(Sleeping Train)到開羅(Cairo),沒想到有人吃壞肚子。下車前我們選定到口碑不錯的Pension Roma碰運氣,便搭計程車過去。

但是,環境很幽雅的Pension Roma三人房只剩下無衛浴的房間,我們放棄。

走到馬路上,看到另一家Alexander Hotel,卻整修中。第三間找到Panorama Palace Hotel,三人房竟是樓中樓的格局,粉藍色系,空間頗大,有衛浴。整個hotel看起來頗「新」,含早餐的價格是180L.E./晚,我們便住下來了。

Panorama Palace Hotel (8).JPG

Panorama Palace Hotel (9).JPG

Panorama Palace Hotel位於Adly Pashs Street,對面就是猶太教教堂(Shar Hashamaim Synagogue, Jewish Synagogue),樓下是一間看起來頗為高級的餐廳Restaurant & Café Down Town 34。需要搭地鐵時,我們會往東走到Ataba站,大約要走10~15分鐘。

Panorama Palace Hotel在四樓,那棟大樓有電梯,但是我們住宿時四樓的電梯按鈕有一點故障:無法在四樓按鈕把電梯叫過來。因此我們常常走樓梯下樓。

Panorama Palace Hotel (5).jpg

         

我們的房間面向北邊,剛好可以看到猶太教教堂,也因此完全照不到太陽,洗好衣服掛起來後,隔天不會乾;即使乾了,仍覺得冰冰冷冷的。Hotel也大剌剌的把毛巾床單披在餐廳桌上及窗外。我們第一次吃早餐時,不小心把果醬滴到桌巾上。隔天起,送上早餐前,工作人員都先幫我們鋪上一張報紙!想到洗一次桌巾可能要三天才會乾,就將就一點吧!

Panorama Palace Hotel (7).jpg

旅館的生意似乎不太好,我們住的那四天不常看到其他房客,而且只有我們是外國人。因此小弟都會用破破的英語和我們講幾句話。

而且不論我們是7:30或8:00要去吃早餐,工作人員總是躺在櫃檯前方的小床上,熟睡中。我們都得去把小弟搖醒,然後說:We want breakfast.

最讓我們傻眼的是第四天早上,胖胖的老闆竟然和瘦瘦的小弟擠在那張單人床上,小弟在老闆的臂彎裡,兩人都睡得很熟。他們服裝整齊,反而是我們很不好意思去叫醒他們。哎呀!只是純睡覺嘛!但這也成了我們旅途中的「八卦」。

我們那間三人房樓下是衛浴、小冰箱、小餐桌、L形沙發區和一張單人床;樓梯轉角牆上掛了一台電視機;二樓有兩張單人床和一組梳妝台,空間很大。

Panorama Palace Hotel.jpg

Panorama Palace Hotel (3).jpg

Panorama Palace Hotel (2).jpg

Panorama Palace Hotel (1).jpg

衛浴是拉門,蓮蓬頭的水管會漏水,因此從蓮蓬頭噴出來的水量很小,每次洗澡都要跟那條水管奮鬥。

最不方便的是浴室內的掛勾只是兩三根釘子,而且是為巨人準備的,我即使踮起腳尖,也幾乎無法將袋子掛上去。因此只好搬一張椅子放在拉門外,把大部分的東西都放在椅子上。

Panorama Palace Hotel (4).jpg

這是某間雙人房的格局。

Panorama Palace Hotel (6).jpg

每天晚上,我們都會坐在小餐座或沙發上寫明信片、日記、或看電視。要打開那一台高高在上的電視也很不容易,需要爬到樓梯上。電視節目選擇也不多,但是阿拉伯式、軍事化的音樂MTV,為我帶來很高的娛樂效果。歌手身後那一棑穿著軍裝、勾肩搭臂、一邊唱歌一邊搖擺或踢腿的「伴舞」,令我拍案叫絕。

雖然稍有不便,作為只是歇腳的旅館,Panorama Palace Hotel還算可以啦。

 

全站熱搜

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